网站地图中国期刊论文网欢迎广大职称论文发表的作者在本网站杂志投稿!
中国期刊论文网

 论文发表联系我们

论文范文 李编辑
联系微信:3456663429
免费电话:加QQ/微信可知
 当前位置: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参考 > 教育论文 > 学生“告密”现象剖析及“正派”班级文化的塑造
学生“告密”现象剖析及“正派”班级文化的塑造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4日 08:22:08    文章来源:www.qikan1.cn    作者:续编辑    阅读:

导读:这是一篇完整优秀的关于教育论文范文,这一篇论文共有5793字符,本篇题目是关于“学生“告密”现象剖析及“正派”班级文化的塑造”的。摘 要学生“告密”是班级管理的常见现象。它具有帮助班主任收集信息的正向

论文发表找李编辑【QQ/微信:3456663429】版面费低,出刊快!

摘 要学生“告密”是班级管理的常见现象。它具有帮助班主任收集信息的正向功能。但它的负面作用不可忽略:它影响学生平等参与班级事务,导致班级管理权力的集中,并且破坏了学生的自尊和相互信赖。我们应该营造正派的班级氛围,更好地引导学生做班级小主人。

关键词告密 班级管理 权力 正派

班级管理中一些学生的“告密”或“告状”由来已久。2017年宁波某小学教师处理学生“告密”的方式引起了众多舆论的关注,其方式颇为特别:当众批评“告密者”,维护“被告”带食品来学校的同学,因为告密者先有索取好处的“勒索”行为。这一做法获得网络一片叫好,激起了网民对个人教育经历中“告密”行为的控诉[1]。同时也引起了一些疑惑,告密难道不是有利于班主任掌握班情吗?为什么不可以告密?

据《现代汉语词典》,“告密”是“将他人私下的言论或活动向有关部门告发”。一些学者也对“告密”与“检举揭发”做了区分,认为前者带有贬义,后者为褒义,区别在于其告发的内容是否属于违纪,以及是否出于正义;也有学者从心理学出发认为“告密”属于儿童时期单纯的规则意识和心理依赖的表现,随着年龄增加进入伙伴期即可消除。在本文看来,心理规律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无须进行价值导向,而从教育正当性的视角看,无论“检举”或“告密”,都不适合在班级管理中广泛采用。

一、“告密”有限的正向作用

1.告密者的旁观者立场

了解学生情况是班主任工作的必然要求,然而在实际生活中,班主任无法做到无时无刻观察(监视)着学生,尤其是学生的内心活动。这时候,作为一种辅助的信息收集方式,班主任会向个别学生了解全班同学情况,或者鼓励少部分同学主动向自己汇报——班干部尤其容易被委此重任。本文界定“告密”即对班级其他同学的违纪向班主任私下报告的行为。它所告发的行为往往与己无直接关联,不同于被欺凌后自我保护的告状。而“告密”则是揭发与己无关的第三方违纪,其信息往往具有难以觉察性,即教师一般无法通过公开询问和观察获取,常是学生隐蔽的行为。

2.告密作为班级信息收集的渠道

告密有助于班主任全面掌握信息,尤其是尚缺乏自觉性的小学生,班主任不在时同学的替代观察弥补了班主任获取信息渠道的不足。同时,也能让个别细微的违纪被发现在萌芽状态,避免其蔓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小学生品德发展往往处于对权威的依赖阶段,其对道德的认知需要得到老师和家长的反馈,让其确认自己的观念,把握成人社会的道德要求,而少数学生的告密就是将自己的是非观念提交于老师,得到个别指导。

当然,告密作为信息获得的途径具有不确定性,往往会伴有信息“失真”。因为告密行为避开了“被告密者”,当事人不在信息传达的现场,仅听取告密者这一间接的信息源,可能存在失真的可能,它或者来自告密者自身的误读,也可能出于私人恩怨。而先入为主也加剧了失真的可能。但作为班主任来说,通过培养“耳目”掌握学生的情况是现实和有效的,很多小学班主任对告密持一种默认态度。

3.告密作为掌控班级的手段

班主任通过培养告密者,可以实现学生相互监督。通过违纪者身边的“眼线”,可以实现“身旁”监控,其效果自然高于仅凭班主任自身。如果说违纪属于“疾病”,那么告密就是监视以及诊断疾病的“X光机”,是清除疾病的有力助手。每個同学都处于“可见”状态,被“不确知”的身边人监视着,班级管理权力被“自动化”,在不知不觉情况下“毛细渗透”到学生们日常生活的细微处。福柯的微观权力政治学揭示了“权力关系不是在人群的上方,而是在其结构之中恰当地与这些人群的其他功能衔接,而且是以尽可能节省的方式起作用”[2]。

二、“告密”的负面作用

班级是学生成长过程中相对独立的人际空间,是培养学生友谊和相互协作的共同体,也是情感交流的家园。处理学生违纪并不能仅以追求秩序严整为目的,还要考虑班级的和睦和学生的健康成长。从这个目的来看,告密并非值得鼓励之举。

1.“告密”阻碍学生平等参与班级事务

平等是重要的教育价值。“受教育者的发展可能有差异,但是其参与共同生活的社会价值是相等的,我们不能通过机会的不平等分配,剥夺他们的平等权利,削弱或贬低他们的价值”[3]。告密者在秘密举报时,他通过先入为主获得更多的信任,与班主任——班级最高权力者建立了优先的权-利关系,并部分掌握了对同学的“审判权”。由于告密信息是背后呈现,被告方无法当场自我辩护,事实在此难免为告密者加工渲染;而被告密者在不知不觉的状况下被置于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不利位置。这个人为的权力偏差一旦常态化,就是告密者通过与班主任建立隐秘的权力-支配关系,作为班主任管理目标的执行者,获得额外的隐蔽参与的机会,轻易调动班主任的赏罚大棒,得到更多的班级话语权和控制权,其代价是减损其他同学的平等参与。表面上每个学生在班级平台上有同等的机会和资源,但告密者在幕后增加了自己的资源,而这种额外收益是通过非公开竞争获取的,所以它造成了学生班级参与的不平等。在告密盛行的班级中,每个学生的表现在班主任眼里都可以被区分成“前台”与“后台”,个体表现如果与班主任掌握的“后台情报”不一致,也就是被告密,那么其表现价值就无形中被打了折扣甚至是无效的。

2.“告密”造成班级管理权力的过分集中

盛行告密的班级,似乎同学都在参与班级管理,但却会让管理权力更集中和单一。原因是尽管告密使得违纪行为受到了震慑,但它也使得班级成员相互监督的途径转向不为人知的幕后,错误行为不会公开地被指出并纠正,而是面临不可知的审判。历史上统治者鼓励告奸的制度造成挟私报怨的诬告举不胜举[4]。这样违纪行为的制裁权被集中于班主任手里,班级成员对班级共同体的责任感被削弱,学生个体不会再自信自己是班级的主人,不得不相互防备,每个人都是被监视的对象,随时可能遭遇举报。更为重要的是,告密表面上是维护纪律秩序,是以遵守规则为旨归,但却促使了对规则的被动遵守。在告密的氛围中,学生不是理解规则而是以提防告密者为首要考量,因为惩罚不是直接源自对规则的违反而是自己的行为被“看到”,批评处罚的发生常常与是否被告发相关,这恰恰加强了人治而非法治,是让规则的效力建立在偶然性之上。对纪律的认同和自我约束——这是班级“主人”的应有之义,被源于恐惧的被动服从取代。所以在“告密”盛行的班级,学生会缺乏遵守纪律的自觉性,当他人不在场、“他律”消失之后,往往会故意违纪作为减轻恐惧的出口。

3.“告密”伤害学生的自尊和班级责任感

当纪律的维系集中于个别告密者和班主任,学生作为班级主人的价值感和身份意识也会打折扣。当告密发生时,告密者没有把同学放在与自己平等的位置,当作与自己一样自我管理、自我纠错的主体尊重,而是刻意回避当事人并且非公开地引入班主任的调查、审判机制,直接将对方置于被审判的位置和有待裁决的对象。这就是没有对当事同学足够的尊重。所以被告密学生在被班主任质问或责备时往往是震惊和“猝不及防”的,在突然的状态下被当作嫌疑人进行“审判”,这对于学生形成健全的自我价值感是有负面影响的。

同时,班主任通过“告密”来了解班级情况,更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因为它体现了班主任对学生的不信任。在盛行“告密”的班级,同学都不会觉得自己被老师信任,相互间也缺乏信任,这里的逻辑是:因为我不被老师和同学信任,所以我可能并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人也不值得我信任,所以我不会尊重他人。告密通过破坏信任关系,成功瓦解了学生的自尊和相互尊重。因为班主任疏于对学生的直接交流和了解,不完全信赖学生在自己面前的表现,而是通过“耳目”来间接把握班情,把学生当作了不值得信任的客体。所以告密属于学校中存在的“非正义”压迫现象,“只要有以下一种或几种情况,就存在着压迫:……群体的成员遭受着团体仇恨和恐惧所激发的任意暴力和折磨。举报、检举、揭发、打报告等等欺凌、侮辱、监督、使役、暴力等都是这一种压迫形式”[5]。当同学间相互的信赖遭到损害,彼此提防多于信任,相互恐惧多于尊重,它是对班集体心理纽带的破坏。

三、培养公开和“正派”的班级文化

班主任对班集体功能的看法决定了其是否会采用“告密”这一方式。如果班集体被当作一个随时会带来麻烦的、充满危机的“熊孩子”集合,是一群不会自我管理的“捣蛋鬼”,那么它不仅应该严密监控,并且还要大力培植自己的“眼线”,及时发觉风吹草动和不良的苗头。进一步来说,之所以班主任会把学生的错误看得很重,往往是因为班主任并不认可“试错”对于学生成长的意义,不相信学生的自我管理,或者是把满足学校管理考评的标准放在首位,把自己的荣誉看得比学生发展的空间更重要,两者本来并不矛盾,但是如果在管理中过于强调“不出差错”,就会误导班主任试图掌控班级的一切,牺牲学生的成长空间。

班集体的管理难免会有风险,只要有人与人的互动就应该允许意外。我们不应该指望一种班级管理的技术,把教育的“输入”和“输出”完美匹配。为了追求高效生产和可预测,而把班集体构造为一个安全无风险的空间,这是今天“管理主义”对教育的影响。对效率和控制的要求会削弱学生获得独立和自信的可能。班主任需要承认“教育之弱”[6],对自己心里的监控“留白”,甚至视而不见,这就是对学生自我反思的期待。对待学生的错误不是首先考虑保护自己的荣誉和安全,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控制欲对违纪除之而后快,而是以培养学生阳光的性格、自主发展的能力为己任,学会宽容,让每一位同学都完整而自信地参与到班级建设中来。我们这样的建议并不是说班级违纪问题都可以袖手旁观,而是反对一种包办式、监控式的管理方式,希望能够用更公开和互信的方式让学生自己主导、合作来解决问题。

班级是学生参与公共生活的载体,是培养公民的平台。班级的公共性体现在每个成员都在一个“有他人在场”的领域,“言语和行动得以彰显”,有人见证、目睹、辨析、判断自己的行为和言论以及公共事件。公共领域是开展和敞明的空间,把自己的言行表露于公众的地方,由大家来证实并共同判断行为的价值[7]。当个体的行为需要躲避公众,回避他者,造成大家都不敢展现自我,那么它就是损害了班级的公共性。培养正派的人,就应该构建彼此自如观看和表达的展现空间,让每个人学习与他者相处,理性评断彼此行为的意义,处理相互间的差异与矛盾。

本文开头案例中女老师最后让当事双方彼此面对面处理问题,就是一种公开的方式,让学生从提防和怀疑中走出来,堂堂正正承担对彼此以及对班级的责任,做错的受罚,受委屈的得到补偿。尽管对儿童来说,独立面对他人中的纪律问题会有困难,但告状并非一个好办法,它意味着回避,无助于学生的独立性长成,长此以往反而会形成对权威的依赖和对强权的崇拜。儿童首先应该学习独立平等处理同学关系,班主任有责任建立一个保护同学们敢于相互监督、相互指正的班风和班规,让同学间能够无惧地向对方指出问题和不足。

班级既非利益的联合体也不是情感的联合体,同学之间依靠公共性联结在一起。班级团结意味着学生需要学习相互信任和依靠,让学生在充分参与班级生活的过程中形成凝聚力。班级秩序的维持不应该以相互监视、彼此提防来实现,谨小慎微与儿童的自由天性是背道而驰的。对待同伴的错误应该有友善和理解的态度,而不是敌对;正派的人意味着值得他人信任,为他人着想,对他人持有善意、体谅和友爱,给予别人的比其所需要的永远多一些[8];学生不用担心自己的犯错被随时举报,每人各自拥有发展的空间,这是学生成长不可少的。告密者的存在破坏了这一包容、友善、开放的成长氛围。

参考文献

[1]宁波一小学生到老师处告密反而被老师处罚,有人点赞有人愁.[DB/OL].http://n.cztv.com/news/12739173.html.

[2] 福柯.规训与惩罚[M].刘北成,杨远婴,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

[3] 金生鈜.我们期望实现怎样的教育平等[J].苏州大学学报,2013(01).

[4] 白贤.中国古代告密现象的法律社会史考察[J].山西師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01).

[5] 金生鈜.什么是正义而又正派的教育——我国教育改革的症结[J].教育研究与实验,2006(03).

[6] 格特比斯塔.教育的美丽风险[M].赵康,译.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

[7] 阿伦特.人的条件[M].竺乾威,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8] 怀特.公民品德与公共教育[M].朱红文,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8.

[作者:柳谦(1974-),男,广西桂林人,广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博士。]

【责任编辑 杨 子】

 

本文来源:http://www.qikan1.cn/jiaoyu-lunwen/1462.html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345666342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QQ在线编辑

  • 在线咨询
  • 论文发表

服务热线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