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耀炎论文网-欢迎广大职称论文发表的作者在本网站杂志投稿!
论文网

 论文发表联系我们

论文范文 李编辑
联系微信:左侧可见
免费电话:加QQ/微信可知
 当前位置: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参考 > 教育论文 > 小学家校微信沟通中教师的价值引导力研究

小学家校微信沟通中教师的价值引导力研究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4日 08:22:43    文章来源:耀炎论文网    作者:乔编辑    阅读:

导读:这是一篇完整优秀的关于教育论文范文,这一篇论文共有6835字符,本篇题目是关于“小学家校微信沟通中教师的价值引导力研究”的。摘要基于已有的参考文献,将教师的价值引导能力分解为价值识别、价值运用

论文发表找李编辑【QQ/微信:3456663429】版面费低,出刊快!

摘要基于已有的参考文献,将教师的价值引导能力分解为价值识别、价值运用、价值实践三个层面,从而构建相应的测评指标,并结合国内的20所小学的问卷调研数据,利用层次分析方法确定指标权重。在此基础上,通过模糊综合评价进行实例分析,进一步验证测评指标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旨在构建小学家校微信沟通中教师价值引导力的模型,从而提高教师的价值引导能力。

关键词 沟通价值引导力层次分析模糊综合评价

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家长和教师通过微信进行沟通的频率越来越高,微信业已成为重要的沟通手段。但笔者调查发现教师使用微信进行沟通时存在价值不明、价值缺失甚至是价值扭曲的现象,从而使得微信成为传达扭曲学生观、教学观、评价观、教育观的科技手段,因此必须提高教师在家校合作沟通中的价值引导能力。

一、价值引导力的相关研究及概念界定

1.价值引导力的相关研究

价值引导力的概念是石中英在2007年提出来的。石中英老师认为价值引导要在价值识别的基础上引导组织成员的价值观念,在多元价值的环境下进行价值辨别从而实现价值整合,并最终将价值观念付诸实践[1]。2011年李正涛提出价值的理解力和把握力、选择力和执行力、渗透力和转化力等要素对于价值领导具有重要的意义[2]。之后王水发、李玉芳等人对于价值领导力也做了相关研究。从现有的研究结果来看,学术界关于校长价值领导力的研究较多,对教师价值引导力的研究较少。尤其在新时代下,微信应用于家校沟通时,教师对学生及家长的价值引导能力将直接影响家校协同教育的效果。

2.价值引导力的概念界定

价值引导力的概念是以理解“价值”的含义为基础的。从哲学角度来解释,“价值”既是客观的又是主观的。客观价值制约着主观价值,主观价值以客观价值为基础,是对客观价值的反映。另一方面,主观价值具有一定的相对独立性,并对客观价值具有反作用[3]。因此,在价值客体明确的条件下,由于个体的主观感受、需求的不同,容易产生价值冲突。

笔者认为价值引导力的特征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价值引导是客体主观的活动,具有对客观价值的诱导、强化或限制作用。其次,价值引导具有层次之分。再次,价值引导是一种关系范畴,表示客体对主体的意义,客体满足主体需要的关系。据此,笔者认为价值引导力是一种综合能力,是价值引导者在识别并理解价值的基础上,通过一系列的规则进行价值实践,整合可能的价值分歧,化解价值冲突,从而达成价值共识的能力

二、教师价值引导力的建构指标及结构

本文借鉴以上学者对校长价值领导力的相关研究结构,从价值识别、价值运用、价值实践三个层面对教师与家长通过微信进行沟通时的价值引导能力进行分解,构建相应指标,利用层次分析法和模糊综合评价法,结合实际调查数据进行定量分析,从而较好地解决教师价值引导力的指标度量。

1.指标构建及其含义分析

(1)价值识别能力(A1)

是指教师在选择人类基本价值、社会主流价值的基础上,识别群体在其行为中起支配作用的价值观念及其来源的意识和能力。这是实施价值引导最基本的能力,可以进一步划分为如表1所示的3个二级指标。

(2)价值运用能力(A2)

教师对家长实施价值引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天然地赋予自己所信奉的价值观念以某种程度的合理性、正当性。别人想让他们放弃其原有的价值观念,自然会遭遇其原有思想的抵触。解决思想抵触的前提条件是教师本人的价值立场是经得起考验的。这就要求教师在实施价值引导时能够并善于为自己或者学校组织所拥护的价值观念进行辩护,教师要具备良好的沟通技能并能实现合理价值角色定位,达成价值共识。

(3)价值实践能力(A3)

是指价值引导最终将经过选择和辩护的价值观念付诸实践,是体现学校及教育工作者的理念、制度、行为乃至环境建设的过程。针对价值实践过程中的困难,如果说是属于价值观本身的问题,那么应该检讨和重新确立价值观。如果屬于学校教育政策制定或者人际沟通的问题,那么可以提高政策的民主性、科学性。

2.指标权重确定

为了对价值引导力进行综合性度量,本文采用层次分析法确定评价指标权重。层次分析法是将多因素的复杂判断简化为两两因素的比较。本文选取了24所小学发放了1300份调查问卷,进行了信度和效度的检验,回收有效问卷1181份。依据调查问卷中以1-9分数值标度法对教师价值引导力的打分情况,将元素进行两两比较,并利用Matlab软件确定各级指标的权重及相应的CR值,进行一致性检验以确定评价矩阵的合理性。运用一致性指标公式CI=计算出一致性比率公式CR=CI/RI。其中,n为判断矩阵阶数,RI为一致性指标。当CR<0.1时,可认为判断矩阵具有较满意的一致性。经计算,各级指标一致性比率CR均小于0.1,具有较高的一致性。权重计算结果如表1所示。

3.指标权重分析

由表1分析可知,在所有一级指标中价值实践能力在三个层次中所占比重最高,约为0.65,这说明教师在使用微信与家长进行沟通时进行价值引导不是一种口号,而是真切地植入行动的内在驱动力。在所有二级指标总排序中,创建平等的价值实践环境所占权重最高,约为0.42。其次为采用多样化的实践方式,约为0.11。说明教师在运用微信与家长进行沟通时要坚持平等的原则,并注意实践方式的丰富性。

创设平等的实践环境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沟通态度的平等。心理学表明角色行为和态度息息相关,民主平等的参与方式有利于形成价值共识,教师少用一些指令式的语言,对所有学生做到一视同仁有利于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教育改革观。根据问卷数据统计,87%的教师能够做到平等的沟通态度。其次是沟通对象的平等,微信沟通不是学校课堂教学的延伸,更不是引导学生盲目攀比成绩的工具。教师应该引导家长注重学生的道德价值观教育、审美价值观教育、交往价值观教育、人生价值观教育,健全学生的核心素养教育。将“立德树人”的教育理念和“平等”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落到价值引导力的实践行动中。同时,教师注重价值引导方式的多样化,采用受大众欢迎的微信表情包、形象化的图片及具有教育意义的视频等延伸语言表达。

合理角色定位能力、团队化的价值实践能力、教育改革中的主流价值识别能力在所有二级指标中所占权重依次为0.1039、0.0696和0.0659。当前由于学业竞争的外部环境,教师担负着超负荷的教学任务,教师的职称评定、奖项获得和教学成绩息息相关。微信平台越来越成为教师转嫁教育教学任务,扭曲价值角色的利器。因此,教师在家校微信沟通中树立正确的角色定位意识,规避学生缺位现象显得尤为迫切[4]。再者,通过团队来渗透教育改革中的主流价值是一个重要途径。原因在于团队的三大特征:共识性,家长与师生达成一种价值共识。一致性,家长与老师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学生更好地成长。协作性,在教师的引导下,家长与教师协作,达成价值共识。因此,当微信群内的家长能理解、运用教师所提倡的主流价值时,教师的价值引导力就得到了充分的实现。

三、教师价值引导力测评及对比分析

1.教师价值引导能力测评

基于上文构建的价值引导能力指标权重,下面利用模糊综合评价法进行评分分析。首先,根据问卷的统计数据,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将二级评价指标分为5个等级[5],分别为{不及格,及格,中等,良好,优秀},对应的评分为V={v1,v2,v3,v4,v5}={1,2,3,4,5}。再次,通过构造隶属度函数,依据评价指标和评分对教师的价值引导能力进行测评。根据评价结果建立的模糊矩阵如下:

R1=000100.25111010.25000R2=000010.2500.25011100.2510.250000

R3=000010.25010.2510100.25100010

根据测评指标的权重,由B=W·(R)T得出問卷测评的1131位教师在价值识别能力、价值运用能力、价值实践能力3个一级指标上的评价结果分别为:

B1=w1·(R1)T=[0;0.1283;0.5401;0.3316;0],

B2=w2·(R2)T=[0;0.1044;0.5566;0.3390;0],

B3=w3·(R3)T=[0;0.1173;0.1617;0.3724;0.3486].

综合上述结果,得出评价矩阵如下:

R=B1B2B3 =00.12830.54010.3316000.10440.55660.3390000.11730.16170.37240.3486

因此,总的评价结果为:

B=W·R=[0;0.1157;0.2986;0.3597;0.2260]

将总得分乘以评分级,即S=B·VT,则得出教师的价值引导能力的综合得分为3.6961。在价值引导能力一级指标上的得分分别为:S1=B1·VT=3.2032;S2=B2·VT=3.2346;S3=B3·VT=3.9523。

从评价结果可知,不论是在价值识别、价值运用还是价值实践的一级指标还是整体综合价值引导能力方面,教师都位于3级与4级之间,即介于中等水平与良好之间。

2.实例对比分析

笔者基于本文所建立的模型,选取具体实例进行分析。本文选取了调查学校中的30名骨干班主任,其教龄均在8年以上,其中有4名特级教师,12名高级教师,8名一级教师,2名二级教师,4名三级教师。评价成员由本班级的家长及学生组成,共计发放1200份问卷,根据构建的教师价值引导能力测评指标,同样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给予二级指标对应的评分{1,2,3,4,5}。根据评价结果建立的模糊矩阵如下:

R1=00010010.25101100.250R2=00001000.25100100.2510.250011

R3=000000.2500110010.25110011

根据测评指标的权重得知50名骨干班主任教师在价值识别、价值运用、价值实践3个一级指标上的评价结果分别为:

B1=w1·(R1)T=[0;0.0944;0.3441;0.4835;0.0780],

B2=w2·(R2)T=[0;0.0684;0.1777;0.3405;0.4133],

B3=w3·(R3)T=[0;0.0232;0.1275;0.4537;0.3956].

对上述结果进行综合,得出评价矩阵如下:

R=00.09440.34410.48350.078000.06840.17770.34050.143300.02320.12750.45370.3956

因此,總的评价结果为:

B=W·R=[0;0.0423;0.1655;0.4313;0.3609]

将总得分乘以评分级可得出50名骨干班主任教师价值引导能力的综合得分为4.1109。在价值引导能力一级指标上的得分分别为:S1=B1·VT=3.5450;S2=B2·VT=4.0987;S3=B3·VT=4.2218。

从评价结果可知,骨干教师的价值引导力处于4级与5级之间,处于从良好到优秀水平之间。骨干班主任教师不论是在价值识别、价值运用、价值实践方面还是整体综合的价值引导能力方面都较高。因此,两群体的教师在价值运用能力方面差异显著,价值识别能力方面次之,价值实践能力方面差异最小。

四、提高教师价值引导能力的对策建议

1.教师应强化职业道德、角色定位和学生观教育[6]

教师在媒介平台中的沟通行为标准应参照教师职业道德规范的要求,我国教育部于2008年颁布的《教师职业道德》规定“关爱学生,尊重学生的人格,平等公正地对待学生”。所谓“平等公正”也应包括教师通过微信沟通时不能依据学生的成绩差异、家长的社会地位而区别对待,需努力营造平等的实践环境,这与调查结果的权重分配相契合。

教师要形成正确的价值角色定位,教师所扮演的角色应该符合教育主流价值观。教师应对家长实施合理的价值引导,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利用微信平台引导家长对学生合理地进行道德价值教育、劳动价值教育等等。

不少家长和老师把微信当作严密监控孩子的工具,微信业已成为课后规训的监视方式之一[6],同时作为监控系统的微信正在影响着参与者的心态和意识。值得注意的是家长和教师通过微信对孩子进行的是监护和教育而非控制。因此家校微信沟通中应该有学生的声音,家长和教师对于某些问题的判断应该向孩子问清事情的原委。比如,孩子与同学闹着玩导致同学受伤,有可能通过微信沟通,家长和教师界定为“校园欺凌”,教师扭曲了对家长的价值引导,对问题进行严重处理,影响孩子的人际交往和身心健康发展。家校微信沟通价值效果的判定不是家长和教师达成价值共识,而是作为受教育的学生认同教育内容,吸收并建构起自身的价值体系。学生是教师对家长实施价值引导的重要桥梁,也是价值引导的最终目的。

2.呼唤教师不断提升家校微信价值沟通能力

教师微信媒介沟通能力的欠缺一方面是相关师范专业培养的欠缺,另一方面是教师自身专业素养的欠缺。笔者认为教师对家长价值引导应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1)抓住价值引导时机

笔者认为价值引导的重要表现是当教师对家长进行价值引导时,家长也认同教师的观点,并表现出强烈的沟通欲望。因此,教师应该选择引导时机的关键节点。例如:在期末成绩公布时,对于一些后进生的多样化评价,善于发现他们在助人行为、道德遵守、劳动实践等方面的优势,从而实现价值引导的全面化。

(2)注意价值引导的语言运用

一方面教师的语言是特殊的职业语言符号系统,微信媒介下教师价值引导力的主要沟通形式是语言的传递。教师在微信平台上的语言建构过程标志着个体从中走来的那个职业的文化图式,并以其表达自身的情感偏好和行为偏好。因此,在文字、表情符号、动图等语言符号的使用中要注意象征意义的解释,防止歧义的产生。另一方面,微信作为一种沟通媒介,其媒介的语言是一种工作语言,其表达关系到家校价值沟通的效果。因此,教师要格外重视语气、措辞、称谓的使用,尤其是使用语言时的情绪表达。

3.加强微信群的制度管理,促进家校微信沟通团队的形成

依据上面的调查数据,骨干班主任教师比普通教师在价值引导能力方面更强,主要表现在价值运用能力。笔者通过访谈发现,骨干班主任教师更能整合优秀的价值资源,实现团队化的操作,通过制度渗透转化教育的主流价值。因此,教师应该注意与微信群内成员的协作沟通,注意微信群沟通管理的团队化操纵。

参考文献

[1] 石中英.谈谈校长的价值领导力[J].中小学管理,2007(07).

[2] 李政涛.校长如何实现价值领导力?[J].中小学管理,2011(01).

[3] 吴维库,富萍萍,刘军.《基于价值观的领导》[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2.

[4] 傅维利.论家校微信沟通冲突中教师的角色担当[J].中国教育学刊,2017(10).

[5] 李莉.高职学生创新能力的测评与分析——基于层次分析法和模糊综合评价法的讨论[J].成人教育,2014,34(09).

[6] 马尔科姆·沃特斯.现代社会学理论[M].杨善华,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

[作者:李臣(1992-),女,河北衡水人,辽宁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刘永庆】

本文来源:http://www.qikan1.cn/jiaoyu-lunwen/1494.html

教育论文范文大全推荐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3456663429@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QQ在线编辑

  • 在线咨询
  • 论文发表

服务热线

展开